Home » 未分类 » 向日葵扫描二维码下载安装

向日葵扫描二维码下载安装

祁霜霜其实原本是很讨厌慕峥衍的,觉得他是个彻头彻尾的渣男。

可是刚才看到慕峥衍温柔轻抚着乔心安脸颊时,眼底浓墨的深沉,仿佛蕴藏着一汪深情的海洋,内心又有一丝触动。

昨晚他和她哥打架,双方其实都伤得不轻,尤其她哥还得在医院躺着,慕峥衍却一声不吭,亲自带队去救小尾巴了……

虽然心里这么想着,但祁霜霜坚决不会就此替慕峥衍卖好:“你看你眼睛里都是红血丝,待会小尾巴被救回来,你八成放心不下又要守着,大家怕你身体熬不住,所以才没叫醒你。”

“这么危险的场合,小尾巴肯定吓坏了,我要是不去,她万一乱跑被子弹误伤了怎么办?”乔心安忙换好衣服鞋子,便急匆匆往外跑。

祁霜霜知道拦不住,也跟着一起去了绑匪的老窝。

……

郊区,一个废弃的老厂房,空气弥漫着一股染料的刺鼻味,伴随着霉臭。

厂房外不到五十米的距离,慕峥衍和阿澈带领的人手已经摸了过来。

借着昏暗的夜色,众人完美与黑夜融为一体。

阿澈和慕峥衍迅速制定围攻方案。

“踩过点了,对方只有三个人,但我们这次最重要的是保护小小姐的安,任何时候都要以救人为第一要务……”阿澈有条不紊地下达命令,采取迂回包抄的方式,防止对方利用挟持小尾巴逃跑。

某天的阳光下唯美的写真

在隐蔽高处狙击手也纷纷到位,随着慕峥衍和阿澈一声令下,便悄无声息地朝厂房靠近。

厂房内,绑匪将小尾巴绑起来丢到角落里

三人便围着一个破破烂烂上面还满是灰尘的小木桌吃吃喝喝。

看得出来几人都是亡命徒,肩膀或后背上都是大片大片的纹身。

“大哥,雇主不是说了,让我们直接做了那小丫头,再丢回给医院那女人么?”其中一个刀疤脸狐疑着问。

另一个魁梧的男人冷嗤一声:“等我们拿到钱再做了她,结果一样的。”

“就是!老三,这时候还管什么道义,这丫头可是慕峥衍女人的女儿,就凭慕峥衍的身价,随随便便从指缝里漏两个亿,就够我们风流快活大半辈子了,到时候拿了钱跑去其他国家,岂不快活?”

角落听到那几个绑匪凶巴巴的声音,小尾巴身体不由自主地打了个抖儿。

他们以为她才三岁,体力弱跑不掉,最终的命运反正也是被杀,所以说什么都没有隐瞒。

却不知道,小丫头从来了殷城,就被祁霜霜和乔心安灌输保护自己的意识。

遇到这种危急情况,第一做法就是麻痹绑匪,让他们觉得自己根本没有能力逃脱,然后再想办法获救……

她知道麻麻和宝贝哥哥一定会来救她的。

等到三个绑匪吃得最欢快的时候,她在地上扭了扭身子,嘴里发出痛苦的低吟,奶声奶气的,跟只病入膏肓的小奶猫一样:“呜呜……叔叔,我肚子好痛好难受,我是不是快要死了?”

绑匪并没有想到小家伙可能会是装的,毕竟她才三岁。

搁在别家小奶娃群里,那就是连字都还说不真切的存在。

几人互相对视了眼,虽说最终小尾巴也是要弄死的,但在拿到钱之前,还是要确保她的安,如果乔心安一定要求先听到小尾巴的声音,到时候也不好处理。

这么想着,刀疤脸询问道:“老大,那小丫头怎么办?”

“肚子疼而已,又不是得癌症要死了,难不成你还去给她找个医生?”

刀疤脸顿时悻悻的:“这荒郊野外,我上哪去找医生?”

“叔叔,我真的好难受……”小尾巴听着绑匪们的对话,一双小鹿般湿漉漉的眸子,可怜兮兮地望着那几人:“就算不能找医生,能不能帮我把绳子解开,我感觉喘不过气了。”

绑匪第一反应就是拒绝,小丫头再小胳膊小短腿,要是逃跑,还是很麻烦。

但看着小尾巴小脸被涨得通红,额头渗出细密的热汗,双手被反剪绑在背后,仿佛真的快喘不过气了,蹙了蹙眉,最终松了口。

“给她解开。”

小尾巴呜咽着,嘴里喊着哭腔,在手脚的绳索被解开之后,弱弱地缩在角落里,双手捧着小心脏,大口大口的喘息。

几个绑匪见状,便没有再管她,要是疼晕过去就不用叫唤了。

“来,我们继续吃……”

砰!

几乎是在这个瞬间,三枚子弹齐刷刷从不同的方向狙击射入厂房内。

其中两名绑匪同时被击毙,只留下最后的刀疤脸弯腰捡筷子躲过一劫,看到老大和老三太阳穴流出来的鲜血,他刚意识到不对劲,本能要去抓起小尾巴挟持人质保证自身安……

又是砰砰砰的几枪射到他去抓小尾巴的前路,逼得他不得已又撤了回来,将餐桌放倒,挡在身前当做掩体。

小尾巴听到激烈的枪战,耳朵被震得嗡嗡响,可她也知道这屋子里的男人是坏人,她得往外跑……

大门太远了,她逃不掉,子弹还到处射。

此时,她发现身后不远处的厂房底下有个很小的洞,像年久失修造成的,并不大,但是刚好能容纳她这样的小个子逃开。

小尾巴趁着绑匪被猛烈的子弹流攻击得不敢抬头时,趁机鼓足一口气,从类似于狗洞的地方钻了出去。

刚钻出去,就听到枪击声越来越近,她趴在洞口厂房内偷偷瞄了几眼,慕峥衍带领着一批人马,直接从正门闯了进来,脸上还带有一丝淤青,但丝毫不影响他的性感冷厉,漆黑的凤眸如鹰隼般,直击人的心脏。

此外,她还看到地上有鲜血……

刚才狙击手狙杀另两个绑匪时,小尾巴并没有看到,这会看到鲜血,一颗心都蹦到了嗓子眼,瑟瑟颤抖着。

……

绑匪很快被制服。

慕峥衍第一时间到处寻找被抓的小尾巴,在角落里看到了小尾巴小辫子上的簪花,现场却空无一人。

“我女儿呢?”慕峥衍走到刀疤脸面前,锃亮的鞋狠狠一脚踹向男人胸口。

About

头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