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me » 未分类 » health2破解版无限

health2破解版无限

入夜。

皇冠假日酒店,VIP包房内。

周艳秋,姚建勇,以及他弟弟一家人早已经坐在了这里。

“人怎么还没来呢?”周凯旋问道。

“公司上班,哪里能那么早,现在又是下班高峰期!”周艳秋说道。

“该不会你那姑爷不敢来吧?”徐美丽笑着问道。

“什么不敢来,我那姑爷可不是以前那样,他现在是大公司老板,怎么可能不敢来!等着吧!”周艳秋说着,拿起手机给姚静打了个电话,聊了两句之后,周艳秋挂了电话说道,“到楼下了,马上上来!”

“那我倒是想看看,你这个姑爷现在变得怎么不一样了!”徐美丽笑着说道,她是外地人,自然不知道最近海峡市发生的事情,更不知道林知命最近干的那些轰动的事情,所以在她看来,周艳秋十有七八是在说大话,至于周艳秋的车,那保不准是从哪里借来的。

徐美丽已经准备好了,等一下林知命来了之后先看看林知命的情况,要是真的不一样了,那大不了不羞辱他,如果跟以前还是一样,那她可不会客气。

几分钟后,包厢的门被人推开。

姚静从门外走了进来。

“舅舅,舅妈,表弟!”姚静依次叫了过去。

水嫩女生雪肤魅影晶莹剔透般迷人

“静静,知命呢?”周艳秋看到姚静?就一个人来,不由问道。

“公司有事情来不了!”姚静说道。

“什么事情能比陪我们一家人吃饭更重要?你马上给他打电话,让他过来!”周艳秋恼怒的说道,她好不容易能狐假虎威一把,结果林知命竟然不来,这是她绝对不允许的。

“公司的事情哪里能说放就放的,他不来,咱们吃就可以了!”姚静说道。

“你不叫,那我来叫!”周艳秋说着,拿起手机给林知命打去了电话。

不过,林知命似乎已经预料到了她会打电话过来,直接把她的电话给拉黑了!

听着电话那头忙线的声音,周艳秋的脸色变得无比的难看。

“哟,我说姐,你那姑爷怎么没来呢?真有那么大的生意么,连丈母娘的饭局也不来?”徐美丽阴阳怪气的问道。

“他公司里有事情,你也知道,做大老板的,事情就是多!”周艳秋僵硬的扯了扯嘴角说道。

“是嘛?我这已经听到几十次你说你姑爷是大老板了?怎么只听到你说,却始终见不到人呢?该不会,是你这姑爷心虚吧?”徐美丽笑道。

“什么心虚,他就是大老板,不信你问去啊!”周艳秋激动的说道。

“好了好了,什么大老板不大老板的,大家都是一家人,扯那些东西干什么?就算林知命不是大老板,那也是我们的晚辈不是!吃饭吃饭!”周凯旋说道。

“我这不是一直听姐姐说起么,所以好奇的很,只可惜了,这一次看不到!”徐美丽惋惜的说道。

这一顿饭,周艳秋吃的很不开心。

她花了大价钱给周凯旋等人定了五星级酒店,又在这五星级酒店里办了一桌,在周凯旋一家人眼里变成了打肿脸充胖子,林知命不来,让她一切的铺垫都付诸东流。

本来周艳秋还准备了从之前林知命继任典礼上拿走的陈年茅台的,眼下林知命没来,她这酒也懒得上了,毕竟他弟弟一家人喝不出这玩意儿的真假,没有林知命的身份放在那,到时候要是被他们说酒是假的,那她得吐血。

七点开的饭,八点不到就吃完了。

“这也太早了点吧!”徐美丽看了一下手表说道,“姐,听说你们海峡市的夜市挺不错的,要不你开着你的宾利载我们去夜市逛逛?”

“夜市?那里无非就是吃东西,咱们刚吃完饭,有什么好逛的!”周艳秋说道。

“姑姑,这么早就回去睡觉太无聊了,就去夜市逛逛吧!”周少军哀求道。

“行吧。”周艳秋犹豫了一下后点了点头,毕竟她现在唯一能装逼的就是那辆车了,载他们去逛夜市也不无不可。

“妈,夜市人多,还是我载他们去吧!”姚静说道。

“用不着,你去找那个林知命去吧。”周艳秋说着,不理会姚静,径直离去。

姚静叹了口气,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晚上八点多,周艳秋载着他弟弟一家人前往了海峡市的士林夜市。

这个夜市还是比较出名的,位于海峡市的海边。

每到夜晚,这里会聚集起相当多的人,人们在这里逛街,吃宵夜,十分的热闹。

周艳秋单手抓着方向盘,前进的很慢,因为在他的边上有不少的车跟行人。

“再好的车,在这样的地方,还不如自行车呢!”徐美丽笑着说道。

周艳秋恼火的看了一眼后视镜,之后猛按了几下喇叭。

开车来夜市的人基本上都做好了龟速前进的准备,所以几乎没有人会按喇叭,周艳秋的这几声喇叭着实是突兀,吓了周围人一跳。

众人看了过来,发现是豪车之后,都自行的避让了一点。

周艳秋眼看着前方左侧一点人稍微少些,她突然往左打了一下方向盘,然后油门一踩。

强劲的动力,让宾利直接嗖的一下就冲了出去。

这一下,倒是让周艳秋有点反应不来,车子猛地往左手边的位置冲了过去,瞬间压过地上的实线。

砰!

一声闷响。

宾利重重的撞在了正常行驶的一辆大众上。

大众车停了下来,周艳秋也赶紧停下车。

周艳秋着急忙慌的从车上跑了下来,蹲到车左前灯的位置。

宾利的左车前灯刚好撞在了大众的右侧轮胎上面,把大众的车身给撞的凹了进去,而宾利的车前灯边上的漆则是剐蹭掉了一块。

“哎,会不会开车啊!”周艳秋愤怒的一拍大众车的车身,大叫道。

大众车驾驶座的车门打开,一个瘦弱的年轻人从车上走了下来。

“好像违章的是你吧,我们是正常车道行驶,你跨实线变向撞到我们了,你责!”年轻人皱眉说道。

“什么我责?你脑子坏了吧?明明是你开车撞的我!你看我是豪车,故意碰瓷来了吧?”周艳秋大叫道。

“你这话说的,我碰瓷,那也得我变道才是!明明是你非法变道撞的我,怎么还好意思说我碰瓷?”年轻人恼怒的说道。

“反正我不管,你看看你,什么破车,一辆帕萨特,我这是宾利,知道不,你说吧,这事儿该怎么解决!”周艳秋问道。

“怎么解决?报警吧,让交警来处理吧!”年轻人说着,拿起了手机。

“别报警!”从车上下来的周凯旋赶紧制止道,他跟周艳秋不同,周艳秋开个宾利已经飘上天了,基本交通法规都不懂了,他可是知道,周艳秋是违规线道撞人,那交警来了,就是他们责。

虽然平时会勾心斗角,但是在面对外人的时候,周凯旋还是知道要一致对外。

这时候,徐美丽也下了车,她走到车前头,看着宾利上擦掉的漆,脸色微微一变,走到周艳秋身边说道,“姐姐,这宾利的漆可不便宜,这一块估计得好几万呢,你?这车要是租来的话,那可得你陪啊!”

“这车是我女儿的,谁租的了!”周艳秋恼怒的说道。

“我只是说假如是租的的话,既然不是租的,那就无所谓了。”徐美丽笑着摇了摇头。

“哥们,这件事呢,咱们一人算一半,怎么样?”周凯旋低声问大众车车主。

“这事儿怎么能一人算一半?你们违法了,我没违法,我怎么得分掉一半责任?找警察吧,让警察来评理!”年轻人说着,拿起了手机。

“评什么理,你一辆破大众,大不了我赔你了,说的好像怕你似的。”周艳秋不屑的说道。

“别动不动什么破大众破大众的,我老板这车是大众辉腾最新款,车下来四百多万,比你那辆欧陆差不了多少,最烦你们这些有俩钱到处装逼的暴发户!”年轻人鄙夷的说道。

“什么?!”周艳秋听到这话,脸色一变说道,“你这破大众要四百多万?怎么可能!”

“这真是辉腾!最新款的!”周凯旋走到车后,看了一下车上的英文标志后说道。

“辉腾是啥?”周艳秋问道。

“就是大众里的一个高端品牌…最新款的,好像确实要四百多万。”周凯旋脸色难看的说道。

四百多万!那可就是跟欧陆一个价格的了!

周艳秋脸色一下子就白了。

她是不懂交通法规么?当然不是,只是她撒泼撒惯了,而且仗着自己开豪车,想先声夺人,把对方吓唬住,好占据更大的主动,没成想对方不仅没有被吓唬住,而且对方的车竟然跟自己的车还是一个价位的!

那自己撞了人家一个坑,得赔多少钱?

林知命这车是新买的,保险上没上?

如果没上,那?岂不是得真金白银的赔出去?

如果是林知命赔?的话倒是无所谓,但是以林知命的性格,肯定不可能掏钱,要是让自己掏钱的话…

周艳秋脸色变得更白了!

年轻人拿着手机,正打算报警。

就在这时,辉腾后排的车窗放了下来。

一个穿着西装的中年男子出现在车窗内。

“这个颜色的宾利欧陆,整个海峡市就一辆,而且也没挂牌,你这车,是林知命的吧?”中年男子问道。

“是,是的。”周艳秋有些局促的点了点头。

“你是林知命的谁?”中年男子问道。

“我…我是他岳母!”周艳秋说道。

“哦,是林知命的岳母啊…那我给林知命一个面子,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吧,小王,开车吧。”中年男子说道。

年轻司机点了点头,坐进车内,而后发动汽车离去。

About

头像